最完整揭密中国航天921工程[组图](4)


http://military.china.com 2005-10-24 13:30:50 鼎盛王朝 不立不破


  庄逢甘回忆道:会议要求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和上海航天局三个总体单位,深入论证,进一步提出各自的实施方案,以便择优选用。半年后,三个总体单位分别提交了《载人飞船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我还记得,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完成的论证绿皮书厚达0.3

  从5月份起,航空航天部先后邀请了数批俄罗斯航天专家来华讲学,重点介绍俄罗斯在发展载人航天,特别是研制联盟号飞船方面的技术和经验,并派遣了20名年轻的技术人员到俄罗斯学习,为期两年。

  6月,8632专家委员会正式提出了《关于发展我国载人航天的意见》。主要内容是:863计划航天技术领域的总体发展蓝图、发展方针、发展战略、任务目标和三个阶段的构想;载人飞船工程的四大任务和七个系统;工程的研制经费、进度和对组织实施的建议。

  11月,航天一、五和八院这三个总体单位分别提交了各自的载人飞船设计方案。

  199218,中央专委会召开第5次会议,专门研究发展我国载人航天问题。(注:这也是某些书上甚至包括参与921工程的一些专家认为921工程的命名来源于921月的原因)

  从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诸多方面考虑,立即发展我国载人航天是必要的。我国发展载人航天,要从载人飞船起步。中央专委第五次会议上给出的公允定论,赢得了此次会议最热烈最持久的一次掌声。这是无数航天人蕴藏在心间多少年的一种能量的释放。

  会议决定,在863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和航空航天部过去论证的基础上,由原国防科工委组织各方面专家,进一步对载人飞船工程研制问题进行技术、经济可行性论证。

  航空航天部部长林宗棠早早来到了办公室。这一天,他的心情有些特别。今天,党组将召开动员会,由他宣布我国开展载人飞船工程研制的纲领性文件《关于落实中央决策进一步搞好载人飞船工程论证工作的决定》。

  几天后,根据中央专委会的会议精神,航空航天部正式成立了载人航天工程论证评审组。组长是任新民,副组长是王大珩和屠善澄。成员有:王希季、庄逢甘、闵桂荣、张履谦、杨嘉墀、童铠、谢光选等院士。

  199281,李鹏主持中央专委第7次会议,听取航空航天部和国防科工委联合组成的论证组汇报。

  就像在战场上面临大决战的前夕要立下军令状一样,每个到会的专委成员都在此次会议纪要上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当时专委成员之一迟浩田总长正在国外访问,他回来后补签。这份纪要不仅转到了邓小平那里,并立即报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审议。

  1992825,中央专委向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呈上了《关于开展我国载人飞船工程研制的请示》,在《请示》中,建议我国载人航天工程计划分三步走:

  第一步,在2002年前,发射两艘无人飞船和一艘载人飞船,建成初步配套的试验性载人飞船工程,开展空间应用实验。

  第二步,在第一艘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后,大约在2007年左右,突破载人飞船和空间飞行器的交会对接技术,并利用载人飞船技术改装、发射一个8吨级的空间实验室,解决有一定规模的、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间站应用问题。

  第三步,建造20吨级的空间站,解决有较大规模的、长期有人照料的空间站应用问题。

  第一艘试验无人飞船要争取1998年、确保1999年首飞,即争八保九

  1992921,一个应该载入史册的日子。

  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中南海勤政殿听取原国防科工委、航空航天部的汇报,讨论审议《中央专委关于开展我国载人飞船工程研制的请示》。

   江泽民总书记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李瑞环五大常委参加。列席会议的人员有中顾委杨尚昆、薄一波、万里、刘华清、杨白冰、丁关根、温家宝。汇报人:丁衡高、林宗棠、刘纪原、王永志、王盛涛。

  原国防科工委主任丁衡高首先汇报了我国载人飞船工程的意见。他谈到了这项工程的意义和作用,强调了就是从培养人才的角度看搞这项载人航天工程也是必要的。同时也谈到了风险,可能要花点冤枉钱的问题,并报告了所需经费的意见。

  载人航天工程论证组组长,火箭专家王永志着重汇报了载人航天可行性论证的结果及权威专家们的意见。并回答了江泽民、李鹏等的提问。

  汇报完后,江泽民问大家谁有补充。

  当时航空航天部部长林宗棠表态说:我们完全拥护中央专委的决定。

  谈到中央专委,江泽民拿起了那份报中央的纪要,说:你们几位都签字了。并一一点签字的人名。

  李鹏接着说:对历史负责,都签字了,迟总长在国外待签。

  接着江泽民请常委们发言。

  李鹏先讲了话,他说这个事是我主持办的,载人航天,我们应当占有一席之地。不搞,很难再前进一步,这是增强综合国力的一个项目,是众多领域的强项,接着他谈到了这个任务是培养航天人才的任务,没有这个任务,航天事业就不能很好地发展。他还谈到了这个任务预设的经费,说:总的讲,我们过去花的是最少的,今后继续搞,钱也是最少的。最后,他谈到开了几次专委会,最后一次专委意见一致,大家都签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