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完整揭密中国航天921工程[组图](3)


http://military.china.com 2005-10-24 13:30:50 鼎盛王朝 不立不破


  这次比较论证后,航空航天部系统内逐渐达成共识:中国载人航天发展的途径从载人飞船起步。

  论证组首席专家屠善澄院士向钱学森汇报了飞船的论证情况。钱学森很认真地听取了屠善澄的汇报,并郑重地表示:将来人上天这个事情,比民航飞机要复杂得多,没有国际合作是不行的,哪个国家自己也干不起。这是国家最高决策。在50年代要搞两弹就是国家最高决策,那也不是我们这些科技工作者能定的,而是中央定的。

  屠善澄问:假如人要上天,飞船作为第一步,您的意见怎么样呢?

  钱学森稍稍沉吟了一下:假设要人上天,第一步可以是这样。如果说要搞载人,那么用简单办法走一段路,保持发言权,是可以的。

  虽然当时有许多人都支持航天飞机方案,但在综合考虑了自身的技术基础和经济能力后,19905月,8632专家委员会最终确定了投资较小,风险也小,把握较大的飞船方案,即利用我国现有的长征2E运载火箭发射一次性使用的宇宙飞船,作为突破我国载人航天的第一步;在2010年或稍后再建成载人空间站大系统。

  1991130,中国宇航学会、中国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了中国航天高技术报告会。这是对推动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决策具有转折意义的一次会议。

  会议当天,刘纪原副部长刚从内蒙古指挥部调研回京。火车到站时,他对航空航天部计划司总工程师张宏显说:到会场后,先不要留下来参加会议,你回部机关去,把我们写的《关于发展我国载人航天技术的建议》取来封好,送给参加会议的二炮副参谋长粟前明同志,什么话也不要说。张宏显将封在牛皮纸口袋里的文件送给栗前明时,只说:这是刘副部长让我送给您的。你告诉刘副部长,我一定送到。粟前明回答。

  张宏显清楚地记得,在《关于发展我国载人航天技术的建议》中,特别写到:上不上载人航天,是政治决策,不是纯科技问题,不是科技工作者能定的。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面临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创建的、得来不易的航天国际地位得而复失的危险。恳请中央尽快决策。

  199011月,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属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航空航天战略研究组,历经4年完成的中国载人航天发展战略系列研究报告《中国载人航天发展战略》(系列研究报告),呈送中央政治局及李鹏总理。《报告》提出了中国载人航天不能不搞、不能大搞、飞船起步、平稳发展的战略思想。 

  1991314,航空航天部高级技术顾问任新民接到了国务院秘书局的电话通知:李鹏总理315下午3时至5时邀见任新民同志,同时还要听取了解飞船情况的同志汇报。

  见面时,李鹏总理开门见山地说,今天主要是想听一听有关载人飞船方面的情况。

  任新民首先分析了中国为什么要从多用途飞船起步。他说:我国已具有研制飞船的技术基础和研制条件。我国航天员的环控生保技术,有一定的预先研究基础。运载火箭可靠性技术,可采用措施提高。在返回防热技术上,已有防热材料研究成果和返回式卫星的经验可借鉴。运行返回控制技术,有通信卫星和导弹控制技术为基础。计算机综合管理技术,我国已能利用多台计算机冗余技术,实现对飞船控制,这一点还需要通过工程研制掌握。至于飞船上升段应急救生技术,这个过去没有搞过,需要研究寻求解决的途径。

  载人航天项目专家组组长钱振业说:中国的载人飞船可以用长征二号E运载火箭,经过提高可靠性的改进后进行飞船发射

  李鹏:我国要搞飞船工程需要多少投资?研制周期要多长?

  钱振业看了一下汇报提纲:我国研制飞船的费用约30亿元。在保证投资及时到位的条件下,工程研制需要6-7年时间。

  李鹏总理笑笑说道:钱是有困难。但是,对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来说,还是可以解决的。我们要搞载人航天,从飞船搞起,争取建国50周年载人飞船上天!

  5天后,中央办公厅秘书局转来了对《航空航天重大情况(5)》报批件的批示,签收单位是航空航天部。批示上留下了一串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中央领导的批示下来后,航空航天部领导、部机关便着手研究载人飞船工程的研制分工问题。工程论证进入了快车道。
  

12779635_2005102413434448667600.jpg


  

12779635_2005102413434450262300.jpg

  
  ☆19911月,为了进一步深入研究我国载人航天工程,航空航天部又成立了由19位来自一院、五院、上海航天局、航天系统工程研究中心(710所)等单位的具有丰富经验的航天专家组成的载人航天联合论证组。

  19914月初,航空航天部在北京北安河召开了讨论会,研究载人航天工程联合论证组在3个月时间里完成的《载人飞船工程实施方案》。讨论会由航空航天部科技委副主任,我国空气动力学首席专家庄逢甘主持。